Verbo by myThem.es

Verbo is an free, elegant, clean and responsive WordPress Theme.

Download Preview

Blog

麻豆传媒外表冷酷的纹身师

神灵两道无庸人,单手遮天覆乾坤。

每一个道子,都是上天的宠儿,超凡脱俗,远在常人之上。但同时,在神族内部,各个道子间也是有差距的。

如命运之子、斗战之子等,便是道子中排名最靠前的存在。他们不仅在自己的天赋领域中有极深的造诣,在战斗力上同样远超同族之人,绝非天行之子这类道子可以相比。

而吞噬之子,就是其中之一,可与命运之子、斗战之子争锋!

吞噬之子,天生掌控……

麻豆传媒原创视频苹果

御书房楼下的国宾招待室。

好闻的紫薇茶泡上了,细腻爽口的紫薇糕跟红豆枣泥糕也摆上了。

门口当值的亲兵说凌冽马上会过来的。

无双没有坐在沙发上,她站在房门口,对着长廊外的景色痴痴凝视着,已经多少日夜了,她心中始终放不下倾蓝。

小楼前面的花园飘着桂花香,清晨的阳光洒落下来,空气载着香气,香气染上金色,还有大片大片的金色的梧桐树叶落在地上,铺成了斑驳的地毯。

都说秋日是丰收与萧条并存的季节。

无双站在这一片浓浓的秋意中,翘首而盼,又被君鹏叫了过去。

“我昨晚跟说的都背熟了?”

君鹏用西渺母族语言与她交流,还抬手遮住了唇型,避免有人透过视频再找会唇语、会西渺母族语言的人翻译。

无双点了个头,也捂着嘴巴“”小声道:“背熟了,蓝蓝那么善良,一定会帮我的。但是,答应过会帮我除了云清雅的,她现在就在国宾宾馆,怎么还不下手?”

君鹏:“父皇做事自有父皇的考虑!如今被洛倾蓝甩了,能留下在他身边已经不容易,还跟我谈什么乱七八糟的条件!有什么资格!”

无双:“……”

俏皮可爱的麻花辫美眉好清纯

的确,她没有任何资格。

她并没有强大到足以跟君鹏叫板,不然,她现在肯定一把刀子直直捅进君鹏的心窝子里!

当她再次走出房门的时候,就看见一辆黑色的尊贵的轿车开了过来。

她激动地站在路边,等着凌冽父子三人下车。

“蓝蓝!”无双不顾一切地扑过去!

凌冽蹙了个眉,当即有亲兵上前将她拦住:“公主,请注意距离。”

凌冽的眸光里闪过一丝厌恶,不动声色地从无双面前走开;倾慕的眼落在她那只漂亮的手镯上,眯了眯,也随父皇走开了。

倾蓝望着她,沉默了一会儿道:“无双,我们就在这里谈谈吧。让父皇他们先进去。”

无双闻言,心中大喜:“蓝蓝,要跟我谈什么?我什么都可以跟谈的!”

倾蓝站着不动,一双眼明显带着疏离:“当初分手的时候,恳求我,让我不要送回西渺。于是,我将送出国念书,甚至给了这辈子都花不完的钱,母后还说,她派了两个人专门照顾的衣食起居。”

“是。”无双看着他。

想要上前一步抱着他,可是亲兵始终在中间拦着,她够不着倾蓝。

倾蓝点点头,面色如常道:“所以,分手的时候我们都谈好了,对吧?”

“对。”她点头,眸子里闪烁着泪花:“可是蓝蓝,我想,我太想太想了,呜呜~”

他上前一步,望着她——

“我现在,想先跟讲清楚,第一,不要回西渺,我已经尽我自己最大的能力、给安排最好的未来。但是,如今出去之后又主动联系了父皇,这般自投罗网,这后果,就不在我的责任与义务范围之内了!”

“蓝蓝……”

“第二,请不要再跟我说不想回西渺,或者不想被父皇逼着嫁给某位大臣做妾,又或者父皇拿母妃的遗物、骨灰来要挟必须嫁给我,这样的台词,如果已经事先准备好,还是免开尊口吧!”

“蓝蓝……”

无双的泪,一滴滴不断坠落。

嫁给大臣为妾,还有离世母妃的骨灰什么的,确实是君鹏帮她想好的段子,她也已经背熟了。

可是不对啊,倾蓝那么善良,他怎么会无动于衷?

“蓝蓝,要是不管我,我,呜呜~我父皇真会这样对我的!我不想嫁给那些人,呜呜~”她哭着,哭的天崩地裂的,一个劲擦着眼泪:“蓝蓝,一如夫妻百日恩,我们好歹还有过一个孩子,呜呜~真的就要我沦落至此吗?”

倾蓝望着她,道:“我给安排了一个很好的未来,自己非要自投罗网,再来怪我为何心狠?”

“呜呜~说来说去,就是忘不掉云清雅!就是忘不掉她!”无双捂着嘴巴,泣不成声:“不然不会对我这么残忍的!呜呜~”

倾蓝觉得跟她完说不通:“我不可能跟她在一起,所以不要把不相干的人扯进来!我跟在一起的时候是真心想娶、照顾一辈子,但是现在,我觉得太可怕了,无双,真的太可怕了,完不是我想象中那样天真善良的人,我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喜欢,但是我现在才发现,我喜欢的,是我想象中的,或者说,是不曾暴露野心与本性的,但是,有野心与本性的才是完整的!”

无双见他生气,她也着急,急忙道:“可是我好端端的怎么会流产的?我还是在北月流产的!蓝蓝啊,不能这么糊涂啊,我是她的情敌,听嫉妒我怀了的孩子,呜呜~她对我下手的,呜呜~我们那几日饮食起居是她安排的,呜呜~”

“无双!”

倾蓝非常无力地望着她:“信吗?世界,没有一个女孩会比她更希望我能拥有幸福!如果我跟真的能修成正果、结婚生子、过得和和美美的,这绝对是是清雅最希望能够看见的!我不管信不信,这就是清雅!”

“呜呜~不可能~!呜呜~”

倾蓝反问:“而呢?我跟分手,是怎么想我的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不甘心,不服气,咽不下这口气,觉得远远地待在国外,可是我却有可能在这里认识别的姑娘重新开始,所以受不了,回来了!”

“不!”

“不然回来干嘛呢?回来不就是为了跟我纠缠吗?那纠缠的结果呢?要么得到我,要么毁灭我!”

无双抱着脑袋,泣不成声:“不是,蓝蓝,变了,变了,以前不会这样咄咄逼人的呜呜~”

倾蓝冷声道:“觉得就算我不跟在一起了,也不能再跟任何别的女人在一起了,是不是这样想的?又或者,如果注定得不到我,也不会让别人得到我,是不是这样想的?”

“呜呜~啊呜呜~蓝蓝,胡说!我不信云清雅是这样想的!根本不了解女人!根本不了解女人的嫉妒!是她害了我的孩子,呜呜~是她~!”

任由无双如何哭闹,倾蓝默默看着。

他没有上前拥抱她,等着她自己情绪平复了之后,倾蓝这才道:“本来,第一次被父皇带来的时候,如果没帮,现在也该跟别人联姻了。无双,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这场闹剧该结束了。说的不错,我善良,但是善良的我现在发现了一件事:同情心要放在值得的人身上,才值得;放在不值得的人身上,只会被利用。”

他往后退了两步,道:“自己珍重吧!”

倾蓝转身,一步步朝着太子宫去了。

就在他刚刚对无双说清楚的过程中,他忽然想明白了许多事。

无双自以为是的感动,感动的是她自己;无双自以为是的爱,爱的也是她自己。

否则,她怎会不顾他的意愿、不顾他的感受、按照她自己喜欢与感动的方式把爱情强加给他呢?

麻豆传媒操碰人人在线视频观看

“怎么了?”

刚刚这只小妖怪明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而一脸傻笑的,现在怎么又消沉了?

萧骁关心的问道。

“……咕咕~咕咕~咕咕咕~”

人类拿走了我的香菇。

菌人看向这个人类的双眼。

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进人类的双眼,它发现自己可以在里面看到自己的身影。

小小的身影。

真小。

它略微有些抱怨的想。

…..

“嗯。”

90后氧气清新花女孩唯美写真

萧骁没有否认,毕竟这是事实。

无所谓对错。

毕竟,在采摘香菇的人看来,那只是一个普通的香菇。

跟其它香菇没有任何的不同。

并不知道就是这个香菇却是一只妖怪最为重要的宝物。

为了这只香菇,小妖怪离开了自己的家,来到了陌生的人类社会。

满心想着拿回自己的香菇。

最终发现,它终究是失去了它的香菇。

它很难受。

它大哭了一场。

只是,失去了就是失去了。

…..

萧骁没有出言多说什么。

以他作为人类的立场,好像说什么都有些不太合适。

不过,虽然没有办法把原来的那个香菇给菌人,但是-

“我补你一个香菇。”

“就如我一开始跟你承诺的。”

“我没有忘记。”

他眉眼弯弯,“所以,要去我家院子里看看吗?”

“我家院子里有种香菇。”

“说不定其中有你喜欢的。”

“而且-”

萧骁的语气透出几分神秘,“我还想介绍一个朋友给你认识。”

…..

“咕咕~”

补它一个香菇?

朋友?

一下子过多的信息量让菌人捧着脑袋有些发懵。

不过,听上去……都是好事?

菌人忍不住双眼放光的看着眼前的人类。

“咕咕~咕咕咕~咕咕~”

“咕~咕~咕咕~”

真的会给它一个新的香菇?

还有……朋友……

它刚才就在想朋友的事。

这个人类是它的朋友吧?

这个人类告诉了它他的名字。

这个人类的手指暖暖的。

这个人类摸它头的时候让它觉得有些开心……

它不讨厌这个人类。

这个人类说要送它一个新的、它喜欢的香菇。

这个人类还要介绍朋友给它。

当然,它不是期待什么朋友。

它只是觉得,既然是朋友要介绍朋友给它,看在这个人类朋友的份上,它也要表现得积极些。

这是朋友间的相处之道。

它不能让它的朋友觉得受到了冷遇。

菌人觉得自己真的是太体贴了。

所以,这个人类能被它视为朋友,应该感到无上的光荣。

菌人微微抬起下巴,颇有些骄傲的小模样。

他可是它的第一个人类朋友。

…..

“是的。”

萧骁再次说了一遍,“我会给你一个你喜欢的新的香菇。”

“也有一个朋友想要介绍给你。”

“所以-”

萧骁笑着发出了邀请,“要去我家院子看看吗?”

他向菌人伸出了他的手指。

菌人歪着脑袋打量了一会这个人类伸出来的手指,有些不明所以。

它瞅了瞅人类的表情。

随即,它脑中灵光一闪。

它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握住了眼前人类的手指。

“咕咕~”

菌人点了点脑袋。

它要去。

它想要新的香菇。

它也想见见这个人类想要介绍给它认识的那个家伙。

…..

“那么-”

萧骁微微摇了摇自己的手指,“我们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“咕咕~”

菌人重重的点了点脑袋。

…..

萧骁看了看时间。

既然说好了要去他家院子里看看,那么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。

菌人还是尽早再有一个新的伴生香菇的好。

不然,它的妖力会恢复得很慢。

身子一直这么弱可不好。

遇到危险连逃跑都跑不远。

若不是被他“捡”到了,这只菌人很有可能就会被什么妖怪一口吃掉了。

他看了看菌人的香菇发型,这只妖怪的味道会不会是香菇味的?

他摇了摇头,甩掉了自己有些危险的想法。

…..

“咕咕~”

小妖怪刚才只觉一股恶寒袭上心头,它身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。

它又是茫然又是惊疑不定的转头四处看了看。

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
它抬头看向了它的人类朋友。

眼里有些疑惑。

萧骁眉眼温和,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咕咕~”

菌人摇了摇脑袋,为自己的怀疑感到羞愧。

它的人类朋友一直这么的温柔……

刚才的恶寒大概是它的错觉吧。

…..

萧骁轻笑着喃喃低语,“真是一只敏锐的小妖怪。”

“咕~”

好像听到身前的人类说了什么,菌人放下心里的纠结,抬眼看向萧骁。

…..

萧骁把手伸到了菌人的面前,“上来。”

“我们现在就去我家吧。”

“咕~”

菌人发出了一声无意义的叫声。

它看了看萧骁的手。

又看了看自己的手。

莫名的有些沮丧。

小妖怪甩了甩头,伸手抱住萧骁的手指努力向上爬去。

萧骁没有动作。

他看着小妖怪爬上了他的手指,然后小心的站起身子,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掌心的位置。

他嘴角含笑。

…..

萧骁小心的举起了手掌,把小妖怪放到了他的上衣口袋里。

菌人双手抓住口袋边缘,努力的探出自己的脑袋。

“小心点。”

萧骁叮嘱了一句。

之前菌人昏睡着躺在口袋里,倒不用担心它乱动而掉出来。

这次却要更加注意点了。

“咕咕~”

菌人嘴里应道,小脑袋转来转去,显然对口袋这个新鲜的环境感到十分的好奇。

只是,口袋软软的,让它有些不好着力。

尤其在这个人类走起来的时候,菌人一个不慎跌坐进了口袋里。

“咕咕~”

小妖怪下意识的叫道,抬头看到窄窄的缝隙漏进些许的光亮。

…..

听到动静的萧骁低头看去。

发现口袋外面露出的香菇脑袋没有了,他不由得挑了挑眉。

他拉开上衣口袋,就看到了正在努力爬起来的小妖怪。

被骤然变大的光亮惊到,小妖怪倏然抬起了脑袋。

…..

萧骁的眼里渗出了几分的笑意。

“菌人,需要帮忙吗?”

菌人沉默了一会,然后垂眼。

“……咕~”

要。

…..

萧骁帮菌人重新站起了身子。

菌人的双手抓住口袋的边缘,紧绷着小脸,一副很是认真严肃的模样。

萧骁失笑。

他这件是毛衣外套。

口袋比较大。

又松松软软的,的确不好稳住身形。